六道沉淪 作品

7 帶你回家

    

那一往無前的威勢也被削弱,藍海潮獲得機會,連忙脫身,飛躍而起,淩空一劍刺出,宛如流星逐月。雙劍揮舞,連忙閃避,禦劍術的劍光激射而來,牽製藍海潮。“我現在所掌握的手段,還是不夠強大,也過於單一。”楚暮暗道,思索著,該如何纔能夠擊敗藍海潮。藍海潮作為星空劍宗的低階劍王第一人,實力強大天賦過人,備受重視,被重點培養,並且傳承星空劍道,手段頗多,變化多樣,十分難纏。反觀楚暮,一直以來基本都依靠自己,所有的...正文7帶你回家 劍神元年,代表著一個新紀元的到來,因為神族魔族不僅被擊退,還損失無比慘重,更是被劍神封鎮一億年,象征著本源元界各個種族真正發展時機的到來,經過一直協商後,更改年號。

蔚藍界域正式更名為神劍界域,用以紀念劍神楚暮的誕生。

隨後,氣運匯聚,神劍界域開始被改造,飛速提升,原本已經接近中等界域,一躍成為中等界域,又不斷的擴大,往高等界域挺進。

劍神10年,神劍界域成為高等界域。

神劍界域的提升,令得其中的氣運天地元氣等等也隨之提升許多,天道愈發的完善,裡麵的修煉者,也隨之突破界限,紛紛達到了更高層次。

原本那些困在三步大帝極限者,紛紛達到小主宰境的層次。

劍城,因為楚暮的存在,而成為了整個神劍界域的聖地,唯有最精銳的劍修,纔有資格進入。

劍城之中的楚門劍館,更是聖地之中的聖地,因為那是劍神楚暮曾經所開創的。

每一天,總會有無數的劍修從界域各處趕來,甚至從本源元界各個界域趕來,為的就是參觀劍城,朝拜楚門劍館,甚至希望能夠拜入楚門劍館內學習劍法。

楚門劍館之內,一頭白發蒼蒼一身白袍的楚暮,正與中年人模樣的楚王道在喝酒。

或許是因為血脈的影響,也或許是因為界域晉升的影響,楚王道的修為達到了小主宰境入門,在神劍界域當中,也算是一尊劍道強者了。

一邊,則是楚王道的妻子和一對兒女陪著,至於下一代還沒有,楚驚世目前獨身,楚空月也是獨身。

他們兩人的修為,全部都達到大主宰境入門層次。放在整個本源元界當中,都是處於較頂尖的強者,還可以跨越等級戰鬥,實力非凡。

尤其是。他們的劍法得到楚暮的指點,更是從天境初階不斷的提升,達到如今的天境高階層次。

劍神100年,神劍界域顫動,令所有人都震驚。

整個界域。不斷的吸納來自四麵八方的力量,那是屬於宇宙本源的力量,注入神劍界域之內,令得神劍界域迅速的擴大,內部更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小溪變成長河,湖泊變成大海,山丘變成山峰,山嶽形成山脈…

變化足足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神劍界域內的每一個人都受到了影響,血脈變得更加優秀。一身修為也急劇提升。

許多才剛剛突破到小主宰境層次的強者,修為又再次的突飛猛進,至少提升一個小境界,多的甚至提升了三個小境界。

如楚王道和楚暮是血脈親人,受到的影響最為明顯,但又因為他本身的天賦較為一般,因此修為隻是被提升到小主宰境極限,沒能突破到大主宰境。

倒是楚驚世和楚空月兩人提升十分明顯,直接從大主宰境入門提升到大主宰境大成的層次,無比駭人。不過他們需要一定的時間去適應新增的力量,纔能夠將之充分的發揮出來。

持續一個月,神劍界域的變化停止,儼然成了整個本源元界當中最大的一個界域。足足超出高等界域百倍,被定義為本源元界唯一的主界域。

人族的氣運也因此在不知不覺當中受到影響,漸漸的誕生出更多優秀的血脈,一點點的超越其他大族。

神劍界域之內,其他的修煉之道漸漸的消失,被劍道所取代。因為在神劍界域之內練劍會更加容易,一個個從神劍界域走出去的劍修,戰鬥力十分驚人,越級挑戰如吃飯喝水那般的簡單。

一切的一切,都在朝著更好的方向變化。

“王道,驚世,空月,我要走了。”

楚門劍館上空,楚暮語氣平靜的說道。

“大伯,你要去哪裡?”楚驚世十分捨不得,相處一百年時間,對楚暮這個大伯,他們愈發的濡慕。

“去該去的地方,或許,以後不會再回來了。”楚暮說道,平淡的口氣之下,卻難免有幾分的感傷。

頭發依舊蒼白,眼角的魚尾紋更明顯了,看起來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年少的模樣,而是步入中年。

縱然達到神境,成為整個混沌宇宙唯一的劍神,但他本質上,依然是一個人。

他和半神至尊不同,半神至尊的生命層次改變,可以和宇宙同壽,他的生命層次沒有改變,他是一個人。

失去修為,劍道突破至神境,但他的身軀,卻如同普通人一樣,會生老病死,隻不過壽元比普通人更漫長許多許多。

這,也就是初代太古劍尊所說的,要成真神,不能成就半神至尊,因為半神至尊是合道,成為混沌宇宙的一份子,真神則是超脫混沌宇宙不受束縛,代價,無法永生不死。

失去與得到之間,誰又能說得清楚。

隻要活得舒心就好。

“我走了。”楚暮最後說了一句,拔劍,一劍撕裂天空,撕裂宇宙,一步跨出,進入那裂痕之內消失不見。

“哥…”楚王道靜默。

“大伯,一路走好。”楚驚世和楚空月都知道,楚暮無法和他們一樣,永遠的活下去,終有一天會因為壽元到而老死。

這是一個深邃的藍色世界,巨大無比。

深藍世界!

因為楚暮的緣故,深藍世界不僅徹底恢復,還再次的提升起來。

天空無聲無息的裂開一道痕跡,一道身影隨之出現。

正是楚暮。

站在深藍世界的最高空,楚暮一眼掃過,他是深藍之主,直接就將深藍世界的一切都看透。

歷經多年過去,真劍宗依然存在,而且,也發展壯大起來,成為了整個深藍世界之中的最頂尖勢力,其名字也恢復原本,為真神劍宗。

名副其實。

“真神劍宗…”楚暮的眼神有些恍惚。他忽然間,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真神劍宗成就了自己,還是自己成就了真神劍宗。

因為他可以肯定自己是古往今來唯一的真神。在此之前,絕對沒有,這是混沌宇宙告訴他的。

既然如此,為何以往的真劍宗會叫做真神劍宗呢?

還說是真神留下來的,而自己又巧合的成為真劍宗的宗主。將之發展起來,如今再次恢復真神劍宗的名稱。

一切,就好像是一個輪回。

誰成就了誰,楚暮想不清楚,也不想了,沒有那個必要,有時候,糊塗更好。

故人早已經逝去,整個深藍世界內,找不到自己熟悉的人。楚暮隻是停留一段時間,再次離開。

這一次,他前往古神界。

眼前,是一片星空。

“靈兒,這裡,就是你我初次相遇的地方。”楚暮站在星空之中,手掌放在心口,自言自語說道。

他能感覺到,靈兒正在蘇醒,或許再過不久就能醒來。

古神界當中。他的朋友也不多。

楚暮也發現一點,原來古神界處於混沌宇宙的邊緣,就像是寄生在混沌宇宙身上一樣,是一個小型的宇宙。如同初生宇宙一樣,慢慢的成長。

作為劍神,楚暮自然也可以調動整個古神界的力量。

他看到了古亂空、練紅雲和楊戰天三人,也看到了蘇月汐等人。

如今的他們,都已經成為大帝境,在古神界這樣的地方。算是頂尖的強者了。

與古亂空三人喝酒論劍,直到他們三個喝醉後,楚暮悄然離開,他找到了曾經的弟子——楚亂。

楚亂來到古神界多年,修為達到了絕世境的層次,正被人追殺,下一息,眼前的敵人全部消失不見,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麵前,陌生之中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與楚亂相處十年,教導他劍道之後,楚暮又離開了。

那,也是他的起點——古劍大陸!

多年過去,古劍大陸沒有多大的變化。

一眼,楚暮就將古劍大陸看盡。

他看到了蕭千鋒的墳墓。

是的,蕭千鋒的壽元,也不可能活那麼久。

出現在蕭千鋒的墳前,楚暮席地而坐,意念一動,遠在萬裡之外的一座城邑內的一間小酒館,小二更端著一壇酒要給客人送過去,那酒送到客人手中之際,卻忽然消失不見。

“蕭師兄,再此一會,已經是天人永別。”楚暮開啟壇子,自己喝一口,再倒一些在墳前,師兄弟共飲,直到酒水一空。

“蕭師兄,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看你。”楚暮說完,身形再次消失不見。

或許,他可以調動這個世界的力量去調查蕭千鋒的靈魂是否轉世,但他不想那麼做,因為這一世是這一世,轉世了則是另外一世,毫不相乾。

下一息,楚暮的身影出現在一座墳地之內,這裡有許多墳墓。

“楚當雄之墓!”

“楚行雲之墓!”

“李雲蘭之墓!”

“楚天之墓!”

“爺爺、爹、娘、大哥…我回來了…”楚暮很平靜,他已經看透了生老病死,連他自己也不免走上這一條道路,是以能夠坦然。

爺爺爹孃和大哥,終究天賦一般,再修煉,也不過是多活幾百年而已,而今距離他離開已經過去了幾千年。

整個楚家早已經是古劍大陸上最頂級的世家,但那又如何,與如今的楚暮,再無關繫了。

跪下、叩拜!

坐在墳前,楚暮自顧自的說話,說了很多,最後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爺爺、爹、娘、大哥,我是來道別的。”

起身,楚暮靜默片刻,沉沉一嘆,身形一轉,消失不見。

古劍大陸的高空之處,一道白色身影屹立。

手掌輕輕的放在心口,感受其跳動,感受其溫暖。

“靈兒,我帶你去另外一個世界,那裡,纔是我最初的起點。”輕輕一聲,透盡溫柔,心臟重重一跳,那是雪銀靈的回應。

楚暮麵帶微笑,一劍劃開天空,裂痕顯現,另外一端,一顆水藍色的星球正緩緩轉動著。

一步跨出,楚暮的腳步堅定,盡管,那是另外一個宇宙,盡管,到了那裡,他的力量會漸漸失去,他的壽命也會被縮短,但他義無反顧。

那是劍術師的起源!

或許,他會是你們所認識的人、或許是你們所見過的人、或許就在你們身邊、甚至就是你。(十頭煉獄魔獸,收獲到的精源,卻隻有三塊,讓楚暮感慨精源的出產率低啊。三塊精源自然也全部服用,體魄又被強化了一絲,體力有所增強。精源這種東西,是煉獄魔獸血氣的精華凝聚,每一塊都能夠提升劍者的體魄,雖然幅度很小,卻沒有副作用,並且可以無限製的服用,效果也不會有絲毫的削弱。可惜的是,精源的獲得,並不容易。越是靠近漩渦門,所遭遇的煉獄魔獸,越是強大,楚暮有些無奈,五相劍的鋒芒,很難給煉獄魔獸造成重創,往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