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小白 作品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大結局

    

手指了指身後,結結巴巴道:“梅、梅麗。”魯寶亮還算鎮定,走過來道:“去看看。”魯寶亮雖然麵色平靜,但卻心亂如麻,他也隻是個普通人,突然間聽說自己住的地方死了人,沒害怕已經很不錯了。丁俊才這時候遞給董芷蕊一杯水道:“蕊蕊喝點水,別怕,別怕。”就在董芷蕊要喝這杯水的時候蘇弘文突然道:“帶我們過去看看。”他這一句話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包括丁俊才。丁俊才剛纔看到董芷蕊端起了杯要喝,可就他去看蘇弘...手機請訪問 華夏雖然最近幾年經濟發展迅速,但到底也隻是個發展中國家,在加上人口眾多,如果政府取消醫療保險,本國國民的醫療費用由國家負擔,華夏根本就負擔不起,所以隻能采用醫療保險製度。

現在有人呼籲政府取消醫療保險製度,政府怎麼可能答應?真答應了光是每年的醫療費用就是個天文數字,政府也別想在搞經濟發展了。

政府不理,這些妄人又開始蠱惑民眾,說致遠醫藥集團以及醫藥聯盟賺著大家的錢,大家的醫療費用應該他們出。

還真別說真有一些人跟風在網上到處四散這些言論,更有些激進分子跑去政府進言,還有些人直接來到致遠醫藥集團的總部舉著牌子遊行。

對這事蘇弘文是苦笑不得,致遠醫藥集團確實總老百姓身上賺到了錢,但隨著醫改的進行,藥價已經降到一個冰點,說實在話要不是有海外市場支撐著就靠華夏那點藥品利潤,真不能維持這麼大企業的運轉。

現在一些人得寸進尺,還想讓致遠醫藥以及醫藥聯盟負擔十幾億人的醫療費用,這簡直是要把致遠醫藥集團以及醫藥聯盟逼上死路。

一開始蘇弘文也沒當回事,不理就是了,可這些人越鬧越厲害,這可就讓蘇弘文心裡不痛快了,他;一個電話打給高懷遠,讓他立刻找人寫一遍新聞稿發出去,高懷遠早就想教訓一些那些人,現在蘇弘文同意了,他自然是立刻開始操作。

很快一篇論政府、醫藥聯盟負擔全民醫療費用的可行性的新聞稿出現在了各大網站上,這稿子沒多長,隻是簡單的說了幾個例子,拿瑞士、荷蘭的經濟、人口與華夏相比。這一對比那些人啞火了,瑞士跟荷蘭的人口加一塊還沒華夏一個省的人口多,他們的經濟又相當發達,負擔全民的醫療費用根本就不是問題。

可華夏那?十幾億人口,經濟的發大度跟瑞士、荷蘭這些國家根本就沒辦法比,真要是政府負擔全國所有人的醫療費用。那華夏也別在進行什麼經濟發展了,光是這些醫療費用就能把華夏給活活拖死。

一個國家尚且負擔不起這個費用,致遠醫藥集團跟醫藥聯盟就負擔得起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非讓致遠醫藥集團跟醫藥聯盟負擔的話,不超過一個禮拜致遠醫藥集團跟醫藥聯盟急得分崩瓦解。

這稿子一出,那些妄人立刻閉口不言了。

這場風波過去後也就在沒人找蘇弘文的麻煩,他的生活陷入到了平靜中,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十五年就過去了。

十五年後的安和醫院中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的男子正在禮堂中對著臺下的一萬多人講話。這樣的講話在其他的大醫院中也在進行,在坐的這些人都是即將奔赴華夏各個基層醫院的醫生,講話的那個人自然就是蘇弘文了。

他已經年過半百了,但保養得比較好,看起來也就是四十多歲,如果他換上年輕點的衣服,會顯得更年輕。

此時的蘇弘文更成熟、更穩重,渾身上下散發著儒雅的氣質。任誰看到他哪怕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會為他身上的氣質做折服。進而心生敬佩。

蘇弘文看著臺下的人道:“醫改走了十五年,到今天看病難的問題終於要解決了,全華夏的廣大患者等了十五年啊,他們等的太久了,現在他們不用等了,因為有你們。在坐的人有很多都是我的學生,你們知道我開會不喜歡長篇大論,今天也是如此,今天我給你們送行,你們走之前。我就說一句話,我希望你們到了基層能紮根在那裡,為基層的醫療事業做出貢獻,對得起你們身上那件白大衣,對得起你們自己的良心,永遠要保持一刻純凈的醫者之心,這心要是臟了,你們就不在是一個醫生了,好了我就說這麼多,車就在外邊,大家出發吧。”

蘇弘文的話音一落,所有人站了起來,沒人走,他們一起給臺上那個年過半百把一生都風險給醫療的人深深鞠了一躬,是他力挽狂瀾憑一己之力完成了醫改,徹底解決了醫患關係緊張,讓醫生、護士得到了該有的社會地位,讓華夏的醫生、護士成為人人尊重的存在。

如果沒有他,醫生、護士還是那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醫生、護士還是抬不起頭來,是他給了醫生、護士該有的尊嚴與驕傲。就憑這些他也值得大家尊敬,敬仰。

蘇弘文看到自己這些學生要走了心裡發酸,他揮揮手轉過身去,說實話他真捨不得他們離開。

大家又給蘇弘文鞠了一躬這纔出了禮堂,很快人都得一乾二凈,蘇弘文還是背對著大家站在那,今天要走的不光有他的學生,還有他的兒女,他捨不得。

在這時候一個中年美婦走過來道:“你怎麼還在這,不送兒子他們了?”

蘇弘文扭頭一看是安紫楠,歲月並沒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現在看來她似乎還是當初蘇弘文遇到的那個仙子一般的安紫楠。

蘇弘文不耐煩的揮揮手道:“不去,不去,他們走了又不是不回來了,有什麼好送的。”

安紫楠一瞪眼道:“你個老不死的,我看你是捨不得他們走,當初我們就跟你說不讓他們走就留在醫院裡,可你偏不聽,非讓他們去基層,現在好了,他們要走了,你又捨不得了,你氣死我了。”

這時候一個背著大包的青年蹭蹭跑了過來道:“爸媽你們怎麼在這啊,不是說好要送我的嗎?”來的人是蘇弘文的大兒子,那個曾經的小不點臭臭。

蘇弘文板著臉道:“送什麼送?趕緊滾蛋,別讓我看到你,看你就煩,當初說好了讓你去部隊,你個兔崽子就是不去,你這讓我怎麼跟你太爺爺交代?”

臭臭跟蘇弘文長得很像。活脫脫就是年輕時候的蘇弘文,他撇撇嘴道:“怎麼交代那是您的事?誰讓您小時候答應我太爺爺讓我去部隊的?經過我同意沒有。”

蘇弘文急道:“你怎麼沒同意?你同意了!”

臭臭不爽道:“我的爹啊,那時候我剛幾歲啊?我懂什麼啊?你那純粹是騙小孩。”

安紫楠看這爺倆又要吵起來,趕緊道:“你倆別吵了,見麵就吵煩不煩?”

在這時候一個年歲跟臭臭相當的長腿姑娘走了過來,一過來就道:“爸你乾什麼啊?我們都快走了。你還不送?”

來人是蘇弘文跟王曼竹的女兒蘇雨彤,她也學了醫,這次跟她哥一樣去基層鍛煉,不過他們還沒大學畢業,也就是去一年,回來還要繼續學業。

王曼竹緊跟其後也過來了,看蘇弘文坐氣呼呼的樣子,在看臭臭撇著嘴,她立刻知道怎麼回事了。她走過來道:“老蘇孩子們要走了,你這時候生什麼氣?”

臭臭幾步跑過去拉住王曼竹的手道:“王媽媽你看我爹那臭脾氣,我真不知道你們當初怎麼就看上他了。”

蘇弘文不樂意了怒道:“兔崽子你說什麼那?”

夏淩雪跟耿海安、董芷蕊、歐陽語琴走了過來,一聽這話夏淩雪立刻道:“蘇弘文你給我閉嘴,一見到臭臭你就訓他,他都多大了,有你這麼當爹的嗎?”

董芷蕊附和道:“就是。”

歐陽語琴伸手攔住蘇雨彤的肩膀道:“別搭理他,他更年期。臭臭走,歐陽媽媽送你。”

臭臭沖蘇弘文拌個嘴臉扭頭跟著歐陽語琴走了。蘇雨彤跟王曼竹也跟了過去。

蘇弘文賭氣道:“看看你們給他都慣成什麼樣了?”

安紫楠翻了個白眼道:“我們走,別搭理這老東西。”

蘇弘文這幾個老婆立刻全走了,仍下他當桂家寡人,但沒多久他也追了出去,躲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兒子女兒上了車離開了醫院,蘇弘文揮揮手小聲道:“到外邊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當天晚上蘇弘文跑去了斐冉那裡。現在斐冉已經退出娛樂圈了,整天在家養花弄草外加照顧她跟蘇弘文那寶貝兒子——蘇碩磊,他今年就要高考了,不過這小子不想當醫生,到是很想當飛行員。這到是讓蘇弘文很高興,因為他能給他爺爺一個交代了。

跟斐冉聊了一會,等蘇碩磊回來後蘇弘文陪著他吃了飯就回家了,一到家就看到他老爺子蘇東和正把蘇弘文最小的兒子架在脖子上滿屋子跑。

蘇弘文趕緊過去把兒子抱下來道:“爸你多大歲數了還跟他這麼玩?”

蘇東和現在已經是滿頭的白發了,但身子骨卻很硬朗,他一把搶過孫子道:“你管我?一邊待著去。”

李佩珊圍著圍裙走出來道:“你個老不死的,主意身體啊。”

蘇東和擺擺手示意知道了,然後又抱著孫子去玩了。

蘇弘文跟李佩珊一塊搖頭,他們現在是真拿蘇東和沒辦法。

蘇弘文換了衣服挨個看了看他那些閨女、兒子,發現這家傢夥都挺乖在寫作業,這才滿意的去了書房。

把門鎖緊後蘇弘文利用手錶傳送進了飛船,一進去他就興奮道:“老師我的醫改在今天總算是徹底完成了。”

和塞爾看著鬢角已經有了白發的學生道:“祝賀你,弘文想不想跟我去致遠星看看?”

蘇弘文一愣道:“致遠星不是毀滅了嗎?”

和塞爾感慨道:“是毀滅了,可我們還是可以去看看。”

蘇弘文笑道:“好啊,不過我得把家裡的事安排好纔可以。”

和塞爾點點頭道:“好,我等你。”

一年後蘇弘文看安和醫院患者數量成直線下降,他欣慰的笑笑,以後在也不會每天有那麼多的患者從全國各地湧來這裡看病了,看病難的問題是終於解決了。

蘇弘文此時欣慰的同時又有些失落,他不習慣看到安和醫院冷清的樣子,他還想看到安和醫院人滿為患的情況,但他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醫改的代價就是讓大醫院失去了很多、很多的病源,就像現在這樣冷冷清清。

蘇弘文感慨的搖搖頭回了醫院,沒多久王半仙、朱宏偉、沈鬆三個人都跑了過來,他們也比以前老了很多,現在都是各個科室的頂梁柱,一年前走的那批人中有很多也是他們的學生。

王半仙雖然早當爹了,但還是那副吊兒郎當、沒個正行的樣子,一進來就喊道:“老蘇我老婆帶著孩子回孃家了,晚上你請客吧。”

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了無數次,蘇弘文早已經習慣了,伸手指指朱宏偉跟沈鬆道:“你們倆也是這情況?”

朱宏偉跟沈鬆一起點頭。

蘇弘文無奈一笑道:“我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的,行,我這正煩那,晚上喝點也好。”

朱宏偉道:“你心裡煩是不是因為醫院的患者少了很多?”

蘇弘文笑道:“你還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就是因為這個。”

沈鬆一屁股坐到蘇弘文的旁邊道:“你自己也清楚一旦那些傢夥下到基層醫院我們這些大醫院的病源肯定會減少,你應該早有心裡準備了,怎麼還煩?”

蘇弘文嘆了一口氣道:“是早有準備了,可看到這情況心裡還是不是個滋味,唉。”

王半仙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道:“別想了,晚上喝點,睡一覺就好了。”

蘇弘文點點頭道:“現在醫院病源少了很多,我也不用那麼忙了,我想過陣子出去旅遊一圈,一個人到處走走,醫院就拜托給你們了。”

沈鬆道:“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醫院你就放心吧,有我們在不會出什麼事的。”

當天晚上蘇弘文跟王半仙、沈鬆、朱宏偉三個人喝得酩酊大醉,半個月後蘇弘文把醫院的事都交代好,又跟安紫楠她們把家裡的事交代好,便走了。

他不是去旅遊而是跟他的老師和塞爾回致遠星看看,也算是園老師一個回家的夢,當然回去後他們也看不到致遠星。

蘇弘文看著下邊變得越來越小的地球微微一笑開始期待這次星際旅行。

全書完!!!(神內的主任劉淑竹,趕緊道:“你怎麼來了?”劉淑竹跟郭興華是大學同學,幾十年的老交情了,有這關係在她也不跟郭興華客氣,直接一屁股坐到他對麵道:“找你來有點事,先跟我說說誰不自量力啊?”郭興華笑著伸手點了點劉淑竹道:“你也五十的人了怎麼還那麼八卦?”他說是這麼說但還是把剛才的事說了出來。劉淑竹不屑道:“這蘇弘文到底在想什麼?以為拿個諾貝醫學獎就無所不能了?乳腺癌還想保住這不是開玩笑嗎?他那是不自量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