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想 作品

第九百一十五節 大結局及完本感言

    

即著急起來。當下最關鍵的便是能夠與大師兄取得聯係,否則的話,萬一兩人擦肩而過,在這片茫茫煞霧再想找對方的就不容易了。剛才的天地異象,應該是大師兄正在突破。果然不愧是大師兄,修劍的天賦比自己強得可不止一星半點。大師兄突破釋放的無空劍意,讓他靈機一動。隻要讓大師兄察覺到自己的劍意,豈不是就聯絡上大師兄了?大師兄剛剛突破,精氣神都處在巔峰狀態,更容易察覺到他釋放的劍意。為了能夠釋放最強劍意,左莫連許久沒...韋勝和林謙在空中對峙。

幾乎是林謙邀戰的同時,韋勝便飛出。對於韋勝來說,他最大的任務,就是保證公孫差別寒幾人的安全。而唯一能夠對公孫差別寒他們構成威脅的,就隻有林謙。

兩人對峙的地方,是一個空界。

“這個地方,倒是適合作我們倆的決戰之地。”韋勝沉聲道。

林謙笑了笑:“你我對決,沒必要多傷無辜。這等清靜之地,確是好戰場。”

“你還怕傷及無辜?”韋勝冷笑。

“隻要與昆侖無關,我對殺人沒什麼興趣。”林謙坦然道。

韋勝眼中爆出一團精芒:“你果然突破了。”

“比你晚一步。”林謙搖頭,神色沒有半分得意:“昆侖最大的錯誤,大概就是在無空劍門這件事上。”

韋勝沉聲道:“昆侖最大的錯誤,在昆侖本身上。對抗昆侖的,難道隻有我們?”

林謙啞然。

他旋即失笑,指尖驀地輕彈手中太古神劍。

清越的劍鳴,在這一界中,遠近可聞。

“哪有那麼多對對錯錯!”林謙身形挺得筆直,他臉上笑容一點點斂去,眼中的鋒芒畢露:“隻有勝利和失敗!”

韋勝搖頭:“很多東西,無關勝利和失敗。”

“那關什麼?”林謙不以為然笑了笑。

韋勝眼中露出緬懷之色,心中卻一片寧靜坦蕩:“信念!”

林謙沒有反駁,而是點頭:“沒錯,不過,你有你的信念,我有我的信念!就用劍決勝負吧!”

林謙揚起手中的神劍。

“好!”韋勝同樣揚起手中的神劍。

涼微最擅長突襲,但是如此規模的突襲,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其實這已經算不上突襲了。

當妖魔聯軍,踏上昆侖的領地時,整個昆侖,立即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

涼微暗自搖頭,倘若昆侖知道剛剛完成妖魔一統的魔王,就是左莫的話,他們絕不敢如此孤注一擲。

雙方的力量對比,已經不在一個等級。

比起林謙,王上手上的牌好太多。

想到這裡,涼微不禁一愣,仔細想了想,他也沒想明白,王上的牌怎麼就不知不覺變得這麼好呢?

他搖搖頭,把雜念驅散,反正那和自己也沒有多少關係。

這一仗,對他們而言,沒有任何難度。林謙的誓死反擊,幾乎把整個昆侖的戰力,全都征調,沿途他們幾乎沒有遭遇任何抵抗,隻有驚慌絕望的人群。

“不要停!加快速度!以最快的速度推進!”涼微沉聲下令。

妖魔大軍幾乎如風一般,席捲昆侖。

“什麼!”薛東臉色煞白,手足一片冰冷,喃喃道:“妖魔聯軍!他們…他們不是要開戰了嗎?”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

營帳內,所有人臉色蒼白,他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他們不怕莫雲海偷襲他們的後方,大家都是後方,誰也逃不了。但是妖魔聯軍入侵,立即讓昆侖陷入腹背受敵。

昆侖本土的戰力接近於零,無法阻擋妖魔聯軍的步伐。

更可怕的是,妖魔聯軍入侵的訊息,會擾亂軍心。

這支戰部可不是訓練有素的精銳,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在半個月前,都是沒有上過戰場的民眾。一旦他們知道自己的家人,正在遭遇危險,那…

一想到可怕的後果,薛東一個激靈,他立即反應過來,厲聲道:“傳令下,把所有的音圭全都收上去!任何人不得私藏音圭!任何人不能與外界聯絡…”

話音未落,一個身影跌跌撞撞闖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

外麵已經亂成一團。

諸將原本就蒼白的臉龐,再也看不到一絲血色。

“天亡昆侖!”巢興喃喃,一口血噴出,當場昏迷。

“昆侖的民眾們,隻要你們投降,隻要你們回到家中,我們承諾不傷害你們的家人,保證你們的財產…”

音圭裡一遍遍反復地播放著勸降之類的話。

同樣的內容,傳遍四境天。

就連莫雲海,也被這突然的變故震驚了。在莫雲海,左莫是冥王內幕,隻有高層廖廖幾人才知道,其他人隻知道左莫很快就會回來。

在這個時候,左莫的身份曝光,對昆侖的打擊,是致命的。

原本昆侖上下鼓起最後餘力,想和莫雲海一拚,也是因為他們認為隻要昆侖拚命,是可以拚掉莫雲海。

然而,冥王就是左莫,這個秘密突然曝光,昆侖上下,都陷入深深的絕望!

他們所有人都明白,他們沒有機會了。

一點機會都沒有。

他們現在的大軍,沒有任何意義,哪怕他們能打進莫雲海,也沒有任何意義!

雙方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左莫蓄謀已久的底牌,突然亮出來,殺傷性高得可怕。若是左莫過早地亮出來,他麵對的將是一個龜縮的昆侖。

哪怕左莫要啃下來,也絕對要崩掉幾顆牙。

而始終給昆侖勝利的希望,讓昆侖有孤注一擲的勇氣,卻在最後的關頭,給予致命一擊。

昆侖連反撲的機會都失去。

混亂!

一片混亂!

後方被妖魔聯軍席捲,兩百四十萬戰部亂成一團,昆侖的榮耀彷彿在這一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哪握薛東已經下令督戰隊大開殺戒,但依然無法阻擋逃兵。

大片大片的戰部,成群結隊地逃離、投降。

他們隻想回家,隻想與自己的親人團聚。

就像瘟疫蔓延!

這片令人窒息令人絕望的人海戰部,以雪崩般的速度消散崩潰。

營帳內,一片木然的諸將,一點點恢復神采。

薛東臉上依然蒼白,但他的目光卻銳利得彷彿能把人刺穿:“我們失敗了,昆侖失敗了,我們沒有機會。讓想投降的,都去投降吧。”

他起身,整理著自己的神裝,神色莊嚴肅穆。

“投降成為昆侖消失的標誌的話,太恥辱了。”

“昆侖啊!就算消失,也要壯烈點,才對得起這兩個字啊。”

牧萱站起來,其他人也跟著默默地站起來。

走出營帳。營帳外,隻剩下孤零零的一些人,還站起在外。

看到薛東他們走出來,這些修者自覺地開始整隊,沒有聲音,自始至終,都是沉默、

他們站得極整齊,就像一桿桿挺立的標槍。

一支龐大森嚴的隊伍,從遠方地平線,朝他們逼近。

雙方的劍芒,不斷在空中碰撞!

神力的餘波,所過之處,天崩地裂。

這是真正的天崩地裂,天空出現一道道龜裂紋,而地麵更是裂開無數裂縫,洶湧的地火不斷湧上來,肆意橫流。

雙方沒有任何保留。

兩人渾身布滿傷口,縱橫交錯,兩人卻恍若未覺。

他們戰鬥了整整十天十夜,沒有一刻休息。

忽然,兩人同時停了下來。

兩人的目光,投向遠處。

有人靠近!

雙方都很清楚,這個時候,來的是誰一方的援手,那就意味著另一方失敗。隻有勝利者,纔有餘暇,前來支援。

當林謙看到為首的左莫時,臉上瞬間慘白,周身的光芒和氣勢,頓時消失。

失敗了!

昆侖失敗了!

他強自穩住搖搖欲墜的身形,連續十天十夜的全力戰鬥,他和韋勝,都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兩人都隻是憑一口氣強撐。

左莫身邊的人很多,阿鬼、宗如、曾憐兒、羅離我離、瀾、老頭,每一位都是準神級。

莫雲海所有的準神級,全都被左莫帶來。

林謙臉上露出無力的苦笑。

這意味著外麵的戰鬥,已經結束,完全結束。左莫纔敢把所有的高手,全都帶來。

昆侖…在自己手上…

林謙低頭呆呆看著手中的太古神劍。

一滴淚水滴落在劍身,化作無數小水珠,飛濺開來。

“師傅,對不起…”

一滴滴淚水,落在劍身,沿著劍脊滑落。

“師傅,對不起…對不起…”

他像孩子一樣失聲痛哭。

天月界。

無空山。

昔日的無空山,長滿雜草,到處是殘壁斷垣。

左莫和韋勝兩人看著比人還高的雜草,二話不說,開始動手清理。

很快,整座無空山,被兩人清理一空。

山依然在,人卻已空。

“師弟!”韋勝忽然道。

“嗯?”左莫轉過臉龐。

“我打算在這裡結廬定居。”韋勝露出緬懷之色:“就叫劍廬吧!”

“好!”左莫點頭:“我和阿鬼的婚禮,別忘了來參加。”

“哈哈!要有好酒!”韋勝大笑。

兩人相視一笑。

全書完 完本感言及新書時間。

早上的時候,決定今天完本,精神蠻振奮。可是當我開始寫,忽然有股說不出的傷感,幾乎寫不下去。

不知是因為林謙,還是別的,第一次有這樣的情緒。

無論是師士,還是卡徒,都未曾傷感過。

幸好水果店有椰子賣,稍稍撫慰了我的傷感。

這本書我很不滿意,支離破碎啊,體係不明確啊,得承認,我確實不擅長寫修真。但是這本書,讓我感動的次數,卻是三本書裡最多。

常常被自己筆下的人物感動,這其實讓我相當無奈的。

後麵依然草草,坑也太多沒填,當然,我是不會自責的,哈哈!

散漫自我沒臉沒皮一貫爛尾如我,真的感謝大家的包容。

讓我欣慰的兩件事,一是三更還完了。二是,一百多天沒斷更,對別人來說,這實在沒什麼大不了,沒有追求的我還是很驕傲的。

說說新書。

新書會在4月1號在縱橫發布,呃,不會愚人節的哈。

4月1號,江湖再聚首,不見不散!親謀麵,他們不喜歡我,也屬正常。能解除我身上的禁製,我已經滿足。”想到這段時間別寒所遭受的冷遇,傅峰而含悲色:“殿下…無論殿下是什麼的身份,但在傅峰心裡,都是當年主母懷裡的小殿下!”別寒的目光柔和幾分。片刻,他忽然開口問道:“傅峰,你跟隨我母親多年,我今年多大?”“殿下今年二十五!”傅峰臉上露出緬懷之色:“若是主母在天之靈,知道殿下安然回家,一定會欣喜。”“二十五了。”別寒喃喃自語,恍惚之色一閃而...